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栏目导航
IKAR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德国伊卡速差器
德国伊卡防坠器
进口防坠器
德国防坠器
德国伊卡
地方资讯
東西問如何突破中外文化差異讓世界更了解中國
日期:2021-11-25

  近年來,隨著中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的不斷提升,西方對中國的關注越來越多,但往往伴隨著誤解,甚至污名化、妖魔化中國。為何中國倡導和平共處、向西方傳遞友好交往的信號,卻總是遭到冷遇?原因之一在於深刻的歷史文化隔閡。研究如何講好中國故事,已經成為構建中國可信、可愛、可敬國際形象的迫切任務。

  作為一個大國,中國的話語體系必須顧及全球。中國經濟對世界影響如此之大,我們的講話內容國際上都會有人密切關注。因此,站在全球角度,講國際化的語言是一種必然。這個過程,對外翻譯所起的作用非常明顯。

  中外文化存在巨大差異。中國人認為通俗易懂的事情,外國人未必能夠理解和認同。例如,我們說“和為貴”,構建“和諧世界”,而西方很多人的理念是零和游戲,認為你發展了,就是威脅和侵佔了他的利益。再如,中國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換句話說,就是中國人要過上好日子,中華民族要立足於世界民族之林。然而,BBC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句話卻曲解成“中國要一統天下”。

  中外語言之間也存在很大差異。中文自甲骨文開始,沿襲了語言文字的傳統,中文表述的思維有3000多年的基礎。而英文的形成隻有1000多年,且來自歐洲不同的文化傳統。

  舉個例子,在中文裡人們不會把任正非說的“殺出一條血路”理解為“一路殺人,血流成河”,但卻有西方人的翻譯就是如此,而且這種錯譯和惡譯(惡毒的翻譯)行為越來越多。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2020年12月公開聲稱,“中國正在對200萬人的軍隊進行基因編輯,以此制造‘超級生化戰士’”。他這樣說的依據是源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句口號,即“繼承紅色基因,建設世界一流軍隊”。部分西方人士通過誤譯、亂譯、惡譯,來制定他們的對華政策。

  不了解這些差異,中國話語就難被西方正面理解,以至於比較了解中國的新加坡原外交官、學者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感嘆:“從歷史上看,中國在解釋或捍衛自己觀點方面一直很笨拙。……很難找到一位能夠以幽默和敏銳的見解有效解釋中國觀點的優秀發言人。”

  面對不了解中國歷史文化、不懂中國語言的外國受眾,我們要用他們習慣的表達方式講述中國故事,提高敘事能力。例如,我們介紹一個地方,經常喜歡具體到東經多少度,北緯多少度,但人們往往自己都不清楚當地的經緯度。但如果告訴要來北京的美國人,北京的地理位置相當於西半球的紐約,他馬上就會知道北京的氣候如何。我們習慣介紹一個地方用奇峰怪石、雲霧繚繞、潺潺流水、鳥語花香這種詩情畫意的描述,但往往忘記告訴他去這個地方哪種交通工具最方便,穿什麼衣服最舒服,有哪些賓館可以選擇。再如,中國外交戰略的核心是和平與發展,但若總使用大量軍事術語,如“橋頭堡”“速戰速決”“人民戰爭”“打好組合拳”這樣的詞匯,顯然不利於構建中國愛好和平的形象。

  翻譯要做好在兩種文化中架設溝通橋梁的工作。例如,中文有一個出現頻率極高的詞匯——工作,星图数据丨2021年双十一美妆护肤销售分析报告。如我們要做好國際傳播工作、要抓好防疫工作、領導要做好雇員的思想工作、每個工作人員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母語為英語的人講同樣的事情,“work”這個詞出現不會超過兩次。中文裡不怕重復,英文要避免重復。有外國語言專家統計,我們一篇7000多字的文章裡,“發展”這個詞匯出現近400次。在中文裡不是問題,而在英語世界傳播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說到疫情防控,中國的防疫工作做得非常出色,及時控制了疫情的傳播,極大程度降低了疫情對人們工作和生活的影響。疫情控制得好,中國的經濟得以發展。這裡的“疫情”,大家都明白指的是什麼,但翻譯成英文就需要注意,2020年2月11日世衛組織確定“Covid-19”之前隻能譯為“novel coronavirus disease”,之后才能譯為“Covid-19”。在翻譯中稍微不注意,就會給挑剔的外國媒體和存心不良的人落下口舌。

  國際傳播不僅僅是語言表達問題,對外話語體系還要顧及中外習俗差異。例如,夏天人們打著五顏六色的遮陽傘,我們看到五彩或七彩條紋的遮陽傘,只是其五彩繽紛的顏色﹔而西方人會認為,“中國同性戀打出了自己的旗號”,因為在西方,色彩繽紛的彩虹是同性戀的標志。再如,為了展示地域文化的審美特征,我們經常採用霧雨蒙蒙的照片,美女打著傘,邁著輕盈的步伐款款走過美妙的月亮門。我們看到的是江南美景和美人,而有歐洲人告訴我,這個地方他不打算去,因為沒有陽光,而且生活節奏較慢。

  硬實力的增強並不必然帶來軟實力的提升。提高中國的國際傳播能力還需要從多方入手,長期努力,了解他人,提高自己,可謂任重而道遠。

  從“翻譯世界”到“翻譯中國”是歷史的發展必然,也是時代賦予我們的使命。“翻譯中國”目前階段隻能以中國人為主,外國人為輔。中國譯者要有時代的擔當,勇敢挑起對外傳播中國的重擔。為此,要強化國家對外翻譯機制,培養和構建符合時代需求的翻譯隊伍,建設一支胸懷祖國、政治堅定、業務精湛、融通中外、甘於奉獻的中譯外國家隊,形成對外翻譯育得出、用得上、留得住的局面。

  今天,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如何向各個不同文化傳統的外國受眾講好中國故事,樹立中國可親、可愛、可敬的形象,是擺在我們面前的迫切任務。我們既然能把國家建設好,就應該把中國的故事講好。做到這一點,需要全民的努力。當越來越多的人能用融通中外的方式對外介紹中國之日,就是中國的國際形象大幅提升的時刻。(完)

  黃友義,男,1953年6月生,中國外文局原副局長兼總編輯、中國譯協常務副會長、中國翻譯研究院副院長,全國翻譯研究生專業學位教學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曾任國際翻譯家聯盟副主席。長期從事翻譯、出版、互聯網傳播、國際交流,參加過黨政文獻對外翻譯,曾為黨政領導人擔任口譯。曾任中美大型合作出版項目“中國文化與文明”中方總協調人。(黃友義)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友情链接:

IKAR,德国伊卡,德国防坠器,进口防坠器,德国伊卡防坠器,德国伊卡速差器